主页 > 历史文学 >

《宁王殿下,不好了》那夜那天我来了(免费阅读完整版)

发布时间:2021-02-23 16:06:03 作者: 那夜那天我来了 来源: zsy
《宁王殿下,不好了》那夜那天我来了(免费阅读完整版)

第三章 她竟然会医术?

钟子郁见状,上前一步,将她打横抱起。

“先回府!”

----------------------

“五哥,被我们这么一打草惊蛇,那伙人近期应该都不会有什么动静了吧?”

宁王府寒山院的厢房中,钟子郁和钟子易相对而坐。

江月被放在了只有一层薄纱相隔的床榻上,依旧昏迷不醒。

钟子郁看了一眼帷幔后面昏睡着的江月,微微蹙眉。

今夜他们本是计划用自己的人来做诱饵,配合他们二人生擒住那几个黑衣人,可江月的出现让他们不得不改变了计划。

原本临时换诱饵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关键是江月不会武功,导致他们不得不分神去保护她,让那伙人趁机逃了。

“让天雪做好准备吧。”

眼下,就只能让他手下的人以身涉险故意让对方抓去了。

“可是……”

钟子易还没可是完,原本昏睡中的江月却有了动静。

她一睁开眼,就被眼前陌生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不是吧!她这就被人掳走了?这钟子郁兄弟也委实不靠谱!

“醒了?”

“嗯……”江月马上就感到不对劲。

“嗯?”江月一个激灵,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赫然发现刚被她鄙视过的两兄弟,正齐刷刷看着她。

咳……有些尴尬。

“本王已经让人去相府报过平安了,你今晚就留在府上休养。

”钟子郁率先打破尴尬,朝着木讷的江月悠然开口,也不觉自己比平日里多了几分耐性。

江月脑子还有点懵,压根没听清楚钟子郁说了什么,就呆呆的点了头。

事实上,在哪过夜她倒是无所谓,她所关心的并不是这个问题。

江月拧起秀气的远山眉,右手托着下巴,似乎在认真思索着。

忽而眉眼舒展,抚掌而笑,“我知道那块黑布上的香味是什么了!”

钟子郁和钟子易闻言一惊,两人齐齐站起身子。

“你说什么?”钟子易是个急脾气,一听这话,立即一把掀开帷幔跳到了床榻上。

钟子郁见状,脸色变了变,十分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两声。

钟子易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唐突了,连忙远离床榻。

江月没有在意这一段小插曲,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自己昏迷前闻到的那股香味上。

“备好药材和大约五十只白鼠。

给我半天时间,我能制作出一模一样的迷药。”

虽然好奇江月为何要白鼠,但钟子郁闻言也没认细想,连忙吩咐下人准备。

得了药材和白鼠,江月的心就定了很多。

起初,她也并不能十分确定迷药的成分,因此她需要一次次去试验配比。

等待中的时间是漫长的,一夜的时间过去,江月终于在一次次的失败后,复刻出了黑衣人布料上的药物,甚至还配制出了解药。

做出成品的那一刻,江月心中万分感谢当初按着自己脑袋,逼着自己苦学中医的一大家子。

当然,除了感谢她前世的家人,还得感谢她面前将近一桌子昏死过去的老鼠。

要不是有这些老鼠给她做实验,她恐怕十天半个月都搞不定。

“素色瓶子里的是迷药,绿色瓶子里的是解药。

而红色瓶子的是增强版迷药,只需要吸入口鼻,保准一天之内醒不过来。”

面对江月洋洋得意的模样,钟子郁无动于衷。

他十分冷静的拿起沾了迷药的帕子,猝不及防地盖到了钟子易脸上。

可怜钟子易前一秒还像是得了宝贝一样,乐得不可开交,下一秒就昏倒在地上,成了一动不动的死猪。

目睹着一切的江月啧啧称道。

太狠了,这钟子郁比让自家女儿跳邀月阁的爹娘,还要狠上十倍啊!

“你等等!”见钟子郁拿起桌上的三瓶药就转身而去,江月连忙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我这劳动成果可不是你想拿走就能拿走的!”

说罢,江月摊出手掌,比了个给钱的手势。

钟子郁面无表情,轻轻地瞟了她一眼,随后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留下江月恨恨跺脚,却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暗暗腹诽。

这天杀的钟子郁,这抠门的钟子郁!这灭绝人性的钟子郁!

……

王府虽大,但江月一路上七拐八拐,也让她误打误撞逼近了王府门口。

只是前脚刚想迈出王府门口,后脚就被侍卫给拦住了去路。

“江二小姐且慢。

我家王爷吩咐过,让您在府上候着,他还有事要问您。”

这钟子郁又想玩什么花样!

头一回,江月气得想打人。

虽然就她那三脚猫功夫,连只鸡都不一定打得过。

出府无门,江月只好回到内室呆坐。

这一坐,就是一个上午。

江月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钟子郁这才姗姗来迟。

“喂!尊贵的宁王殿下,您什么时候才能放我走啊?”她在这坐了一上午,都快憋死了!

啊!她好想念桃儿杏儿,想回去逗她们玩儿。

钟子郁对她的提问置若罔闻,话锋一转,“你会医术?”

江月愣了愣,她怎么没想到这一茬。

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小姐,上哪儿学得医术!

完了完了,暴露了!

“我……也就懂那么点点皮毛吧!”江月十分不自在的将视线移到了别处,一边还伸出小拇指胡乱比划,“都是书上看的,书上看的……”

明眼人都瞧得出,她在掩饰,“本王已经让人看过了,这迷药普通人根本做不出来。”

言外之意,别装了,我知道你有几斤几两。

江月现在十分无力,她该怎么解释自己会医术这一点呢?

大罗金仙看她可爱,在梦里教了她医术?

面对钟子郁X射线般的视线,江月选择投降。

“我就是,稍微、稍微比别人厉害了一点点。”

也就一般一般,天下第三的水平……吧?

钟子郁闻言,微微挑眉。

他上前几步,逼近江月。

江月一脸提防的看着他,跟着后退了几步,但没走几步后背就抵到柱子上了。

钟子郁依旧在一步一步地靠近她,直到他和江月之间仅有一拳的距离才停下。

“是吗?可本王手底下名医。

放眼整个山川大陆,也找不出几个比他厉害的人。

就连他都无法分辨出迷药的出处,你一个人闺阁小姐又是哪里来的医术和本事?”

……

兄弟,这就很尴尬了啊!你说你没事整这么一名医在身边干什么呢!这让她还怎么编下去?

“咳,我、我……”

我你个头啊!

江月怒了,一把推开钟子郁,露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

“怎么着吧,我就是这么厉害,什么名医泰斗,我压根不放在眼里!”

那可不,她们江家祖传的医术,可是凝聚了上下五千年中医大佬的智慧结晶,岂是常人能比的?

钟子郁有想过江月可能会做出各种反应,但愣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率?

“不想惹上麻烦就继续藏拙,被人知道了你的医术,对你、对相府,都没有好处。”

江月心想,这还用你提醒?

不过最基本的礼仪她还是懂的。

“多谢宁王殿下提醒,不过除了您和十三王爷,还没有人有幸见识过我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