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仙侠文学 >

战神龙苍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1-02-23 16:33:51 作者: 纯洁的蛤蟆 来源: zzy
战神龙苍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第6章 欲将心事付瑶琴,弦断有谁听

一个年轻女子,在闺房中手抚古琴。

女子柔顺的长发披拂在肩头,漆黑如墨的青丝下面,肌肤如玉。

穿着清凉的家居服,难掩玲珑起伏的优美曲线。

脸上未施脂粉,气质清纯,两只眼睛像幽幽的潭水,里面有着无尽的忧思……

欲将心事付瑶琴,弦断有谁听……

这时,房间的门哐当一声响,被粗暴的推开。

一个脸型狭长,满脸麻子的年轻男子,探头进来。

“姐,妈叫你下去,有话要说。”

年轻人叫李子良,是顾锦心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

当年李培祥和妻子膝下没有子女,领养了孤儿顾锦心。

夫妻两人对顾锦心很挺疼爱。

后来李培祥的妻子不幸因病去世,李培祥再娶,娶到了带着儿子改嫁的张美艳。

儿子跟了夫姓,叫李子良。

李子良偷偷打量着气质绝俗、身姿诱惑的顾锦心,心里边连连叹息。

顾锦心这么棒的身材,便宜那个宋家少爷宋维科了。

不过这样也好,顾锦心早日投入宋公子的怀抱,自己攀上了这层关系,能多结交些权贵子弟。

那个宋维科还答应,李子良如果能促成好事,就给他介绍几个豪门的大家闺秀。

李子良一想到这个,心里就觉得美滋滋。

顾锦心离开房间,来到楼下的客厅。

客厅一排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年纪大约40多岁的张美艳,烈焰红唇,斜靠扶手,正在得意的欣赏自己新做的美甲。

这个女人自从嫁过来之后,处处为自己的儿子争夺利益,把领养的顾锦心视作眼中钉,从来没有过好脸色。

整天明嘲暗讽,嘲笑顾锦心的出身,恨不得早点把她扫地出门。

见不得李培祥对顾锦心有一点点好。

不过这一次,张美艳见到顾锦心下来,一改往日的冷脸,满脸堆欢,脸上的粉,因为脸部的笑肌变形,都掉了一层下来。

“锦心啊,你可要好好准备准备。明天中午的宴席,宋维科公子可是要带着彩礼来的,你可不能给咱李家丢了脸!”

“我不去。”顾锦心脸色忧伤,没有丝毫喜悦。

“你怎么能不去?”

张美艳面带寒霜,笑容来得快去得更快。

“你以为你不去,那个死鬼陆长风就会回来吗?”

“他一定能回来的。”顾锦心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

“不识好歹!这么跟你说吧,即使他明天回来,你俩也不可能!你趁早死了这份心!

宋家出手又慷慨大方,把咱家从泥潭里救了出来。

当年几百万的资金缺口,说掏就掏了出来,陆长风那个穷鬼能掏出来吗?

做人要懂得感恩,李家白养你20多年了。

这几年家里生意一直不好,宋家公子那笔钱一时半会儿是还不上了。

宋公子又一表人才的,做咱家女婿又委屈不了你。

而且做了咱家女婿,那笔巨额的欠款自然一笔勾销。

你做人不能太自私,光想着自己的小情小爱,你不顾这一家人的死活了?”

“我是个大活人,又不是一件商品,难道因为欠别人钱,就逼着我嫁人还债吗?”

这个张美艳,话里话外的意思,居然让她嫁人来抵债。

顾锦心觉着无比的屈辱,小脸胀得通红。

“反了你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以为自己是尊贵的大家小姐?你就是个领养的孤儿,别做你的大头梦了!”

张美艳气得脸色发白,站起身,扬起手一耳光就要打向顾锦心。

“哎哟,千万不能打脸。”

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李子良,赶紧拉住张美艳的手:

“要是打花了脸,明天宋维科公子见了肯定不开心。

要用这个打,往身上打,打伤了也不容易看见。”

李子良坏笑着,把茶几上的水果盘递给张美艳。

张美艳一听有道理,拿起果盘儿,砸向了顾锦心。

顾锦心闪身躲开。

果盘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你还敢躲?”

张美艳气得脸都扭曲了,对站在一边的李子良说:“你把他拦住!”

李子良笑嘻嘻地跳到顾锦心身后,张开双手,挡住顾锦心的退路。

张美艳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就要踢顾锦心。

她下午出门打完麻将刚回家,脚上穿着高跟鞋还没来得及换。

斜头尖尖的,比锥子还尖。

顾锦心被李子良拦着,躲也无处可躲。

她索性不躲,昂起头颅,倔强地盯着张美艳。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张美艳的电话。

张美艳只好放下脚,狠狠瞪了顾锦心一眼,把放在桌上的电话拿起来。

是宋维科公子的来电。

张美艳的脸立刻变得笑靥如花。

她不耐烦地冲顾锦心挥挥手让她走,然后接起电话,嗲声嗲气地跟宋维科开始商讨明天宴席的具体事宜。

对张美艳来讲,宋维科就是自己的财神爷。

5年前,宋维科找到她,要她帮忙获取李培祥公司的商业机密。

报酬是给她一百万。

在贪欲驱使之下,她出卖了商业机密。

对有过一次婚姻的她来说,男人、婚姻……什么都靠不住,唯一可靠的,是放在自己兜里的真金白银。

这次如果能帮宋公子把顾锦心顺利搞到手,那将又有一笔收入……

顾锦心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的一刹那,身子无力地靠在门上。

她闭上眼睛缓了缓,才恢复了点力气。

顾锦心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一角向外望去。

小区院里,有几个男子在下面走动。

这些人时不时地抬头望向顾锦心的窗户。

顾锦心知道,这些人是宋维科派来监视她的,防止她跑掉。

顾锦心重新拉好窗帘,她深吸一口气,像下定了某个决心。

她小心翼翼地拉开抽屉,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放在随身携带的小包里……

“长风,长风……”

顾锦心默默念着陆长风的名字。

这个家不能待下去了,明天得找机会离开这里。

这个家,也只有养父李培祥真心对她好。

但李培祥为了公司业务,常年奔波在外,没时间来照顾她。

在家里,张美艳一手遮天,两面三刀。

在李培祥面前,假装对顾锦心好。

李培祥一离开家,张美艳就开始想着办法折磨顾锦心。

养父的双眼,已经被这个女人蒙蔽了。

养父明天才能回来,但他回不回来,都没有用。

张美艳欺骗李培祥,说顾锦心已经爱上了宋维科,李培祥以为是真的。

顾锦心无法改变这一切,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这里。

以前本来也有机会离开,但毕竟有养父的恩情在,还想帮他一起度过难关。

但现在……

“长风,既然等不到你回来,那我就去找你。

谁要拦着我,谁要毁我清白,我就跟他拼了。”

顾锦心捏捏那把水果刀,刀柄上是钢铁那种特有的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