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追妻文 >

《超凡神鉴》主角(柳天成姜芷嫣)小说完本

发布时间:2021-02-23 17:21:42 作者: 云顶王者 来源: zzy
《超凡神鉴》主角(柳天成姜芷嫣)小说完本

 

第6章 假手镯也配和我比?

两天后,柳天成在附近租了一辆货车,拉着一堆原料如约而至,来到了姜芷嫣家珠宝公司经营的切割作坊。

珠宝公司的切割作坊就在珠宝店的后面,前面是销售各种珠宝的门面,只有一扇暗门可以通过,所以柳天成直接把车从后门开了进来,没有走前门。

“天成,今天来的挺早啊!”姜芷嫣靠在门口,笑呵呵地看着他,“这车是你的?”

柳天成没想到姜芷嫣这么早就过来了,不禁有些惊讶。

随后他向里面看去,发现切石师傅正在切割着一堆石料,顿时才想起来。

原来是上次赌石大会上姜芷嫣自己买回来的石头,当时因为自己要求带回来切,所以姜芷嫣也就没有在现场切割。

“我租的,不然要我用手拿来?你的怎么样,见绿了吗?”柳天成装作十分好奇地问道。

怎么会不见绿?那可都是他用了透视看了好久为姜芷嫣挑中的,为此自己歇了两天才缓过劲来。

但是在姜芷嫣面前,还是要装作不知道更好一点。

首先是避免怀疑,其次也能让姜芷嫣的惊喜更大一些。

“当然!这几块切开的原石成色都很不错,真是多亏了你。”姜芷嫣喜上眉梢,“没想到你还真是厉害,一开始我都没看出来,以为你是个愣头青。”

姜芷嫣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别着急,我这里还有一堆呢!”

柳天成下了车,打开货车的后门,准备将原石卸下,装在作坊里的推车上,却看见姜芷嫣对珠宝店走进来的两个人打起了招呼。

“志武,你怎么到这来了?”姜芷嫣好奇地问道。

“芷嫣姐,怎么没看见我哥过来?”其中的男子没有回答,却对姜芷嫣反问起来。

“我怎么知道,他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姜芷嫣有些无语,说话的语气顿时有些冷漠。

“没事,我在前面给准备给女朋友买点首饰,不过听说你也在这里,所以就先过来看看。”

面对姜芷嫣的气势,周志武显得有些拘谨。

“行,你们随便转转吧,我进去看看我的石头切得怎么样了。”

姜芷嫣说完就走进了作坊,留下两人站在原地,还有坑赤吭哧搬石头的柳天成。

一开始柳天成也没当回事,只是搬着自己的石头,可是听见姜芷嫣叫他“志武”,而且是来找哥哥的,难道他也是周家的公子?

他抬头一看,就发现其中一个竟然是自己的熟人。

那人正是自己的前女友,聂芸。

“哟~这不是柳天成吗?”聂芸看着一身泥灰的柳天成,惊讶地说道,“怎么,你在这家珠宝公司上班?”

柳天成没有搭话,继续搬着原石。

“他就是柳天成?你那个废物前男友?”周志武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柳天成,“在这里当卸货工人?”

柳天成没有搭理两人,仍是低头搬着石头。

“真没想到啊,柳天成大才子竟然混到这种地步!”聂芸见柳天成直接将她无视,有些恼怒,“真是个废物!”

柳天成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盯着聂芸。

“一边去,别打扰我!”

“呵,脾气还不小。”聂芸撇了撇嘴,“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周志武,这家珠宝公司的二公子,你呢,搬这个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聂芸颇有些得意。

“小芸,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他这种穷逼也配和我比?”周志武眉毛一扬,鼻孔翘到了天上。

“不好意思,我不感兴趣。”柳天成转过头去,准备将自己的石头搬上推车。

“给你脸了是不是?就你这个穷光蛋,也只配在这里干活!”一旁的周志武见柳天成这样羞辱自己,脸上无光。

“幸好我和他分手了,不然肯定要吃很多苦,”聂芸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娇滴滴的说道。

“我这么好看的人,要是有一个这么脏而且又没有钱的男朋友,那还得了。”

“说出来真是丢人,我以前怎么会看上这个柳天成!唉,我真是瞎了眼。”

周志武连忙上前,搂住了聂芸的肩膀,“没事的宝贝,现在不是有我了吗?”

“是啊,我就是后悔没有早一点遇见你。”聂芸说着就要哭了起来。

这可把柳天成恶心坏了,怎么还有这么能装的人呢!

“柳天成,只要你肯开口,我可以看在小芸的面子上,让你去我们公司上班,”周志武得意洋洋,“我们正好缺个扫厕所的,肯定比你在这卸货要强多了!”

“滚开!”柳天成看都不看,直接开口呵斥道。

这兄弟俩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你他妈别给老子蹬鼻子上脸!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让你马上卷铺盖走人?”周志武被这么一呛,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

“志武,不用跟这种穷逼生气,随随便便一张银行卡都是他这辈子赚不到的!”聂芸连忙安慰道。

随后她看向柳天成,兴奋地说道:“忘了告诉你,我和志武就要结婚了。”

说着便晃了晃手上的翡翠镯子,“这是他上次在一场拍卖会上给我买的,花了两百多万呢!”

柳天成抬头一看,不禁笑出声来。

那镯子正散发出一股黑雾在聂芸的手腕上。

一个假镯子也能值这么多钱了?

“你笑什么笑!你买得起吗!”周志武咬牙切齿,指着柳天成吼道。

“没笑什么,只是觉得20块钱的地摊货卖200万太夸张了。”

柳天成嘴角上翘,目光确实十分冰冷。

“你说谁是地摊货!”聂芸这时也被柳天成气得乱叫起来。

“我说的是手镯,又不是人,你激动什么?”柳天成说着叹了口气,“现在的人怎么那么喜欢对号入座。”

“你……哼,我看你是买不起,故意在这酸呢!”

“典型的仇富,就是见不得别人生活比他好,没用的东西!”周志武听见柳天成一语中的,有些惊慌,赶紧把聂芸搂在怀里,指着柳天成就骂。

“到底是谁没用,用一块假镯子骗小姑娘?”柳天成似笑非笑,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