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天骄大结局预告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2-01-14 23:27:26    作者:天下归元    来源:yw

小说简介:更新中抖音小说铁慈慕容翊是一本女强强强欢喜冤家异能女扮男装爆笑题材小说,小说名叫《辞天骄》,最新完整版已出,精彩抢先看:殿的主人有个在皇族中悄悄流传的诨号,叫铁十八。  诨号这东西,再怎么藏着掩着,总免不了有人...

辞天骄大结局预告全文在线阅读

第七章

第七章房子塌了

  铁慈不说话。

  太后叹息一声,竟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铁慈忍住猛地上头的恶心感,扯开一个微笑,把脑袋亲昵地往她手掌上迎了迎。

  这回太后很快地缩了手,在衣袖上擦了擦手,又轻声道:“常儿有什么不好?萧家给你荫庇不好吗?还是你以为你这样,真能继承皇位?”

  铁慈望着她,太后眼眸弯弯,藏着警惕。

  铁慈忽然咧嘴哭道:“太后,我悔了啊!”

  太后怔住。

  “我悔了不该不听话啊!我悔了我一个废物还要占着茅坑不拉屎啊!”铁慈哭得眼泪横飞,半直起身,她比太后高,太后还半蹲在原地,仰头怔怔看着她。

  “我错了我给您磕头赔罪啊!”铁慈猛地磕下头来。

  冲着太后的脑门。

  “砰”一声闷响。

  脑袋相撞,似乎隐有骨裂之声。

  太后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猛地向后一倒,几乎立刻,额头便缓缓鼓出包来。

  室内那股沉沉的气息猛然流动,充斥着狂怒的气息,大抵没想过一直很乖的蝼蚁竟会来这一招。铁慈几乎还没反应过来,平地生狂风,砰一声,那重达千斤的铁香炉猛地滴溜溜一转,砸向铁慈胸口。

  铁慈就地一滚,从香炉矮足下险之又险地避过,再一个翻身已经到了门口,一拳砸向紧闭的门扉。

  咔嚓一声裂响,那厚达半尺的包铁木门竟然给她一拳砸出一个洞,天光刷地透入。

  狂风忽止,里头的人似乎在犹豫什么,铁慈趁这一瞬间,一把捞起自己的披风,踹开门冲出。

  她站起身的时候还歪歪扭扭,跨出门那一刻却已经挺直背脊,披风刷地展开,如黑云悠悠在身后一卷,当人群涌来的时候,看见的依旧是面容平静身姿挺拔的皇太女。

  李贵冲在最前方,看见铁慈的时候一顿,他对小佛堂里每次玩什么把戏自然心里有数,有点犹豫地看了眼铁慈身后。

  铁慈对他笑,抬腿猛地后踢,身后的门被撞开。

  李贵下意识往前走一步,挡住身后人们视线。

  铁慈眼角余光看见一道黑影原本俯伏在地,似在查看太后状况,却在门开的那一瞬间,抱起太后,一闪没入黑暗中。

  果然她猜中了,这人就见不得光的。

  李贵看见那道黑影,脸色一变。铁慈已经道:“孤在太后这里,发现可疑人士……”

  李贵立即道:“殿下说笑了。太后向来爱清净,都是孤身礼佛,佛堂内外看守严密,绝无嫌疑人士出没。”

  “孤很担心太后安危,或者还是应该唤白泽卫前来搜查……”

  “殿下多虑了。白泽卫承担整个皇宫戍卫,职责重大,轻易都唤了来,万一别处让人乘虚而入……”李贵飞快地低了头,“只是殿下担忧也不无道理。殿下放心,稍后奴婢们定会小心查看。天色已晚,还请殿下早些休息。”

  铁慈要的就是他不追究太后的事让路,立即点点头,道:“罢了,也许我眼花了。”

  李贵躬身让路,铁慈走过他身边,身后大开的门扉,再次缓缓关闭。

  铁慈忽然一转身,作势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大笑道:“太后,孝敬您个新鲜玩意,看我的万花流光七彩冲天灯!”

  “砰”。缓缓关闭的门仿佛忽然被里头的人踢了一脚,立即重重关上,震得檐头微尘簌簌落。

  铁慈手中却空无一物。

  “啊呀忘了,其实我根本没带呢!”

  屋子里头再次砰一声,像谁砸了什么东西。

  铁慈大笑着扬长而去。

  一出容和殿,她脸上笑意便收了,匆匆走了一阵,一个转折,行入冷宫群后的一片竹林。

  她一直走到林中深处,确定无人,才低头靠在一株老竹上,猛咳起来。

  背上火辣辣的痛,咳嗽让这疼痛雪上加霜,铁慈却用力地咳,沉闷的咳声在瑟瑟林中回荡。好一会儿,直到吐出一口淤血,铁慈才长舒一口气。

  师傅说了,诫鞭太重,必须尽快把淤血清出,不然盘桓在内腑,迟早伤及根本。

  她有点艰难地手摸后背查看。黑衣已经碎了,饶是穿了几层厚衣,也染满了鲜血,好在颜色深看不出来。再被披风一罩,了无痕迹。

  林中有簌簌声响起,有扭曲的黑影慢慢覆盖上地面。

  铁慈看着脚下的黑影,没有抬头,轻声道:“老家伙身边应该就是那种传说中的人物。”

  那个影子低低嗯了一声,道:“三狂?五帝?”

  “江湖人也可称帝?”铁慈笑一声,“不过是伥鬼而已。”

  影子道:“很厉害。”

  “我今天试探了一下,确认他怕光。另外,他可能还怕水。我去小佛堂那么多次,从未看见过有水。”

  “高人的弱点可不会留在传说里。”

  “但他的命迟早留在我手里。”铁慈擦去嘴角的血迹,“三的N倍数,我记着呢。对了,顺便再查一下有没有哪位高人曾经被狗咬过。”

  “……这和狗有什么关系?”

  “狗也不想和他有关系。”

  “……你被打傻了吧?我觉得你再不离开,你的命得先留在人家手里。”

  铁慈抬眼看天色,最后一点日光被竹叶斑驳地切割,只留叶边一道灿然金。

  “放心,快了。”

  影子淡去,铁慈转身,忽觉不对。

  为什么还有一条影子?

  长长地铺在竹叶斑驳的林中,一动不动地扭曲着。

  她转过身,顺着那影子的轨迹看过去,发现因为角度的关系,人其实有点远。她转过一片假山石,忽然被人捂住了嘴。

  颊畔一片淡淡昙花香。

  遇袭的那一瞬间铁慈的手臂已经横挥了出去,这叫铁锁横江,她贯注十成力气,碰上了对方胸骨得塌成烂尾楼。

  肌肤险险擦上胸骨那一刻。

  对方忽然在她耳边轻声道:“你如果打痛我,我会叫。”

  铁慈手臂已经来不及收势,猛地手掌向后一弯,反搂住了他的腰。

  好细。

  她轻声问:“然后呢?”

  “我一叫,对面缸里那两位会受惊。”

  假山石后有金缸,原本种着睡莲,现在是春天,里头是空的,上头正好乱石掩映,颇为遮蔽。

  这也能作为寻欢场所,铁慈表示,你们宫里人真会玩。

  “然后呢?”

  “有人会得马上风。”

  “那不挺好?”

  “是挺好。毕竟如果你没有弟弟那当然对你很好。”

  铁慈不动了,过了一会,沉迷思考的她无意识捏了一把对方的腰。

  对方身体猛地一弹,铁慈反应过来,眼前的不是丹霜赤雪小虫子顾小小等等等等……

  她讪讪放开手,准备道歉,只是没想好道歉的措辞,不知道是霸道总裁式好还是绿茶白莲式好?

  还没想出结果,刚才的动静好像惊动了那对野鸳鸯,簌簌一阵响动,却没看见人出来。铁慈等了一会,动静反而没了,她悄悄走过去一看,金缸另一面竟然有个洞,那两人从洞里爬走了。

  看着地面上那两溜爬行轨迹,铁慈对大乾皇宫偷情人的敬业程度叹为观止。

  人都跑了,自然不能去追。铁慈想着刚才那人那句话。敢情女方是宫妃,这是在找人借种,要给她添个便宜弟弟?

  后宫向来藏污纳垢,这不是什么稀奇事,皇帝老爹后宫多年不育,子嗣已经成了一道光,盯得后宫所有孤独女人眼睛发红,在这种情形下,为了子嗣铤而走险也不奇怪。

  但是这是太后严控下的后宫,后宫守卫之严是历年之最。真的有人能这么大胆地偷情成功?

  还有,她老爹还年轻,想要个孩子,为什么不在她老爹身上努力,非要冒这杀头的危险偷情?

  铁慈蹲在缸边,盯着那个洞,像看着人类生殖史上的各种奇葩。

  等她转头,就看见刚才的捂嘴兄,正在整理腰带。

  铁慈:“……”

  不是。兄台您这动作,会让我错觉方才那对奸夫**是你我。

  月亮升了上来,辉光悄移,那人的半边脸渐渐显露在月色下,铁慈一瞬间脑海中掠过“碎玉列星,朗山高雪”。

  似那玉碎在华堂璀璨如列星,似那郎朗高山之上雪月相接霜天彻。

  铁慈欣赏了一会美色,又在想如果那些容溥的崇拜者,知道他们心中的林下高士山中美人,却会躲在暗处窥人偷情,房子会不会塌了。

  容溥却是个能将任何猥琐的事都做得不染烟火气的人,他在月下斯斯文文冲铁慈行礼,笑容虽淡弧度完美:“见过殿下。”

  两人自然见过,说起来还是亲戚,表哥表妹天生一对那种。

  但铁慈对世家大族其实没什么好感,而容溥刚入仕,以铁慈的身份,不想见他,也就几年见不着。

  如今一见,真好看。

  铁慈笑了,挥挥手,一转身跃上金缸,翘起二郎腿,抬手在假山石缝里采了朵花,那花叫甘荷,根茎清凉而微甜,能治内腑血热。

  铁慈叼着花,笑吟吟地俯首看容溥:“听闻你很少进宫,今儿却入夜了还不走。怎么,这么想当我的男皇后?”

  容溥仰头看她,月光下金缸上的少女,一双长腿在空中摇荡,细巧的靴跟敲在缸身,声响清越,而她面容被月色洗礼,更清亮得像浸润在碧水中的精巧玉盘儿。

  花色很艳,不抵她红唇灼然如火。

  他敛了眸,轻声道:“臣入宫给姑母送三春礼,不想巧遇殿下。”

  容家也有女选入皇宫,位列三妃,封号为宁。三春礼则是大乾在春季的第三个节气所设的节日。

  顿了顿,他又道:“若能得殿下垂青……容溥,幸何如之。”

关键字:

辞天骄小说
新奇文学网猜你喜欢